量冠哲學

量冠宗教和藝術情懷



- 為什麼我會堅定而又虔誠地信仰著上帝並對他懷有最高的敬畏,是因為我還不知道自己的老祖宗究竟來自哪裡;在人類還沒有把這個根本問題搞清之前,我沒有理由也實就不敢輕易信仰別,更不敢斗膽宣稱自己是無神論者,那是撒旦才有膽量幹的事;而我卻害怕最後的審判和沒完沒了的因果報應;更害怕死後靈魂會下地獄;今生已經毫無選擇地活著在地獄裡了,很想死後換個好點兒的地方呆著。
- 除了上帝,我還信仰藝術之神繆斯,因為我體會並享受到了她的美好與高尚,我也看到了人類已經有一撥聰慧者在藝術女神的感召下實現了高人一等或幾等的超越,我更看到了更多的先天愚鈍者至今還在螞蟻般的生活著:胡里胡塗的生,窩窩囊囊的死。
- 為什麼世界上有宗教,是因為人間就是地獄有苦難和罪惡;為什麼世界上有藝術,是因為人類就是動物有愚昧和醜陋。願來自天堂的上帝之聲
- 歌唱英語,不僅能消滅華夏原始的愚昧和醜陋,更能熔化國家千年的苦難和罪惡。
- 歌唱英語是上帝的使者,是藝術女神神聖的愛的結晶,它能撫慰國人乾癟疲憊的心靈;歌唱英語是真善美的化身,假醜惡將在它的面前顯露原形。
- 有人說過,中國人是被上帝詛咒後又慘遭上帝遺棄的另類,但我卻不完全這麼認為。我雖然堅信中國人像猶太人一樣得罪甚至是背叛了上帝,中國人也是像猶太人至今還活在報應之中,在我的內心甚至還有這樣的靈感和啟示:中國人和猶太人本來就是一家人,他們有著相同的罪孽,相同的苦難,幾千年來都一直被人追殺或者自我殘殺,一直活在上帝的詛咒和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永恆真理之中。但上帝並未拋棄中國人,只是為數眾眾的他們由於忘記了自己也是上帝富有靈性的兒女而自然自棄,甘願淪為撒旦的奴隸,甘作撒旦的“礁石”,他們在不斷墮落的深淵裡冤冤相報地輪迴,無數次與上帝的使者失之交臂。然而,上帝從來都是藉助撒旦來成就偉業,借助苦難來拯救靈魂。他是在用中國人在煉獄裡遭受的幾千年的無知與苦難,燒製一個無窮的器皿,準備讓他們中感覺受盡苦難,幡然省悟的靈魂接受無窮的獎賞與榮耀。上帝的使者,藝術之神的化身
- 歌唱英語已經奏響天堂的樂音,召喚著有志有識的中華兒女在新的世紀從煉獄的深處向著最高領獎台攀登。
- 歌唱英語是天堂裡的靈光,它決定要撕毀啞巴英語的黑暗;歌唱英語是藝術女神化解上帝咒語的解藥,它一定能拯救罪惡的靈魂。
- 歌唱英語與啞巴英語的戰爭,是藝術之神與魔鬼撒旦的較量,正義必將戰勝邪惡。藝術和愛的力量一定能夠拯救中國人的精神和靈魂,他們將從啞巴英語噩夢中醒來。對英語他們將不但能說,而且會說得比唱還要好聽!
- 不是我創立了歌唱英語,我沒有那麼大的能耐。創建是上帝的專利,而我只是人間第一個幸運地發現並接受了歌唱英語的價值和傳播其福音的人我堅信上帝會選擇更多的人來成就他用歌唱英語拯救世人的偉業。
- 有人問過我的理想,我說了很多動聽的話,但我真正的理想從未對人提起過。由於天機不可洩露,在徵得上帝首肯後,請允許我這樣表述:我只在單獨與上帝相處並回答他的“你究竟想要什麼”的質問時吐露過理想的心聲:親愛的上帝,儘管我得你的恩賜太多太多,但我還是希望一百年或者最多二三百年後,歌唱英語(SUNGLISH)能和歌唱漢語一起成為那個時代中國人共同的母語;我希望以歌唱英語和歌唱漢語為母語的人不只是你最寵愛的人,還是世界上最高等的人。


- 張量冠

張量冠談歌唱英語的哲學價值


1,優秀的發聲技巧是獲得出色聽力能力的首要基礎。長時間在單純聽力訓練上下工夫以及試著記下一些聽到的東西,完全是在浪費時間。
2,掌握正確的發聲技巧運用到單詞的發音中,反复多讀幾次就會被記住,會使詞彙量大量增加。
3,經驗證明,唱歌時,由於有效地運用了節奏旋律等口語中很少涉及的元素,歌詞的記憶就變得異於尋常的自然和容易,這是因為大腦的記憶識別系統對唱出的東西更敏悉,更興奮的緣故,而科學的發聲方法是流利純正像歌唱一樣優美動聽的唱誦的基礎。
4,流利純正優美動聽的唱誦是消化,掌握,記憶中外語言材料唯一有效的手段。道理如同唱歌記憶歌詞一樣。
5,“英語口語發聲學”是由一整套有助於發音準確的訓練方法組成,有五個訓練科目,它是西洋科學歌唱發聲技巧在口語教學中的繼承和發展。是科學和藝術完美結合的典範,而科學和藝術能化腐朽為神奇。啞巴英語就是不尊重科學和藝術的典型結果。突破啞巴英語還是只能依靠科學和藝術之神的眷顧。
6,國際國內,都有人提倡發音準確和強調其重要意義,但他們都犯了一個共同的致命錯誤。就是強調嘴巴或者口腔肌肉的訓練,事實上,口腔裡除了舌頭,什麼肌肉也沒有。是由於他們對發聲科學的無知造成的以訛傳訛。要作發音準確必須首先實現發聲方法的科學化。科學發聲涉及到的發聲器官遠不止嘴巴或口腔肌肉,它們包括腹,胸,喉,舌,唇部,齒,鼻等七大部分組成的發聲系統。每一部分又有細節之分,叫小系統。如分分大小舌頭,鼻分前後鼻腔等等人的發聲器官七大項中完全沒有口腔這個概念,口腔在這裡被分為舌唇齒三部分,只強調口腔是只顧表象丟了根本。口腔不是發聲器官,而是聲音共鳴和傳送的通道。只有整個發聲器官系統,包括腹胸喉舌唇齒鼻的共同參與,並各負其責,靈活協調的運動,才能發音準一個音或由很多音組的單詞和句子。
7,在英語口語教學中強調並應用科學的發聲技巧和歌唱特性的朗讀技巧,並不是什麼標新立異之舉,而是恢復英語語言的藝術性(歌唱性),簡單性,標準性特徵的本來面目錄。像教音唱一樣,首先學習科學的發聲技巧,運用技巧發一個元音和輔音(標準音標正音),再運用已掌握的元音和輔音,結合歌唱中必須強調的節拍,節奏,速度,旋律等元素的要求,把由元音和輔音組成的單詞,句子像歌唱一樣連貫流暢優美動聽地唱誦出來,(慢中快三種不同節奏和韻律的唱誦法)這就是英語教學大基石“的來源與”聲音教學“完全一致,有所不同的是,學聲樂的目的只是為了歌唱,而”三大基石“的教學目的卻有五個:一是發音準確,二是朗讀流暢,三是主動記憶,四是實現自由交流,五是能說能唱,不僅英語說得好,漢語也能說得連貫流暢像歌。
8,雖說發聲科學起源於西方,是總結西洋語言特別是英語口語和歌唱的產物,但絕對不能說,發聲科學只適用於西洋語言。事實上,它運用於包括漢語在內的所有語言。發聲科學的語言無論是說起起還是聽起來都具有連貫流暢,純正準確,細緻柔和,優美動聽的藝術特徵。這種語言能力是素質和身份的象徵,而非科學的發聲(前嘴發聲法)說出語言相當該語言的標準發音來說,就是發音不僅不准,而且相距甚遠。因此才導致不同地域的人講不同的方言,甚至相鄰兩個村子裡的人都講不同的方言,形成不同的方言的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元素就是母音(元音),子音(輔音)與標準語言或另一種方言完全不同。除了導致方言不同之外,前嘴發聲法發出的聲音由於缺乏聲音保持低沉柔和細緻的喉胸共鳴,顯得只能高不能低,音質尖細粗糙,容易吃,稱為喊叫式說話。中國人說話像吵架,在公共場合大聲喧嘩,公共餐廳噪聲擾人等等,都是國人前嘴發聲造成的,儘管這些經被中外有識之士語病了幾個世紀,但直到今天,依然如故。
10,人的氣質和精神面貌上,前後嘴發聲法給人的變化可以說是天上人間,人鬼之別。由於發聲科學首先要求腹式深呼吸,使發聲器官處於放鬆狀態。而非科學的前嘴發聲法只要求很淺的胸式或肩式呼吸法,使得多數西洋人士走路昂首闊步,說話氣沉丹田,從容不迫,輕馳自然,而多數中國人卻是另外一番風景:胸大腰細,走路彎腰,豆芽菜體型,走路東倒西歪,說話有氣無力,甚至說話面帶笑容都難等等,這都是前嘴發聲法長期導致的生理和心理緊張扭曲造成的。
11,英語語言的特性共有四個,包括簡單性,歌唱性,標準性和邏輯性。英語是邏輯思維的語言,通過大量反复地唱誦英文教材(包括課文,小說等等),可以在深刻體會邏輯寫作邏輯表達的基礎上獲得邏輯思維的能力,這離開了大量反复的唱誦是作不到的所有說,掌握了唱誦技巧獲得歌唱能力,就等於進入了本色多彩的英語口語自由交流是建立在大量反复唱誦基礎之上的一種人的自然本能。口語能力可能通過某些特定的訓練來提高,但只依賴訓練,缺乏“三大基石”的支撐,神仙也沒有辦法。“三大基石”支撐著英語大廈,英語學習者們各自的英語大廈能建多高,關鍵就看大家能唱誦多少英語材料。
12,學習英語遠非只為了交流那麼簡單,學習英語的過程是一個提昇科學和藝術修養,塑造藝術氣質,藝術思維,積累藝術表達,藝術智慧的過程只有這個目的,才能從根本上改變當前中國用想當然的態度和把語言藝術教學庸俗化,惡俗化的極端作法。
13,古希臘的哲學德謨克里特在二千多年前說過,人的智慧之樹立只有三顆果實,這就是:善於思考,善於說話,善於行動。但這個標準對二千多年後的中國人(儘管有五千年曆史)明顯不適用。因為在學習英語過程中,中國人思考了,但錯了;學習了想說話,卻說不了,更不用說用英語思維來指導行動了教育其它方面也不比啞巴英語也好多少。漢語其實也是跟啞巴英語差不多。
因此,在新的世紀,作為一個中國人,在繼承古希臘哲學思想的基礎上,張量冠的哲學觀點是:中國人首先是要善於正確的思考,善於正確的說話,善於正確的行動在這個基礎上通過歌唱英語把英語真正的學好,逐步達到善於藝術的思考,藝術的說話,藝術的行動。儘管很難,但它必須作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一個切入點,成為全體中國人的主流思想,主流追求,和有誌中華兒女努力奮鬥的目標。

新聞中心